專訪小號人 — Helen Lee

今天,很高興能跟本地資深小號演奏家/導師Ms Helen Lee談談她對小號、音樂及教學上的睇法,原來當中有很多很有趣的事情呢!

今次的訪問,我預定了數條問題,從她的回答從中窺探她的想法。

“首先,Helen妳認為妳跟的小號是甚麼關係的呢?”

原來,Helen覺得她跟她的小號就如朋友的關係。自少就比較小說話,中學時期的Helen就只愛兩樣東西:音樂及運動。所以她很小便與她的小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而隨著年紀增長,Helen亦決定把小號作為她自己的職業,當中心裏亦有掙紮。但後來覺得,一個人學得到音樂丶掌握到一樣技能,就有如上天所賜的一份禮物,亦應該回饋丶教育一下代。想到此,她便更勇往直前了。如此,小號就更加不單只是她的朋友,更是她的「戰友」!而且是一個很剛烈的戰友!相反,Helen就認為她是個內儉的人,兩者剛好配合。

“可否談及一些妳很喜歡、很重要、或對妳影響很深遠的小號手?”

Helen 一想到的就是國際著名法國小號手Maurice Andre。他在小號界的影響實在不容置疑!Helen最喜歡的是Andre用小號能表現出很溫柔的樂段而事實上,我相信他的確影響過、啟發過無數的小號手……連我自己在內,也曾經好似Helen一樣,每晚也聽他的CD入睡呢!

“又,曾經有位老師說過,每個小號人都會有最少一個tune,一個很有自信、很喜愛、由細吹到大的tune。妳有嗎?是哪?為甚麼呢?”
原來是這……

原來,這個調,跟Helen手上這把小號有關!這亦是Helen最初學習雙吐(double tongue)時,她的老師用這個調子去試樂器,最後揀選了這把小號。及後老師亦教她這曲,成為她第一首吹雙吐的樂曲,使她印象非常深刻。同時,這樂曲亦是Helen老師初從北京來港,第一首公開表演的樂曲呢!

“此外,不同演奏者會對樂曲有不同的演繹,那當你面對一首樂曲時,你又怎樣對自己的個人情感及作曲家所指名的演繹作出平衡?”

Helen 會先從作曲家方向出發,遇到比較舒情的段落才會投放較多的個人情感。但何謂舒情的段落呢(尢其是現今的現代音樂)?這的確是很難界定的。(所以Helen選擇比較少吹奏這些現代作品 😆)

“現今的年青樂手,在學背習的路途上,通常遇到最困難的是甚麼?而又怎樣解決、處理呢?Helen,你又可給他們一點忠告?”

Helen 認為現今的學生比較被動,好比一向大家所指的「填鴨式教育」!所以,如果學生確實喜歡樂器的話,便要更主動及積極。現在的網路非常發達,只要有心,很多很多資訊都可以得到。(當然選擇時亦要小心過慮!)

最後,Helen還為我們講解一下她到英國唸書後所得的見解;更示範了她的cornet呢!

原來,香港以前比較多來自英國的小號手/老師,但好奇怪,很多本地的小號手多是所謂的「美國風格」的。當然,時至今天,資訊發達,加上很多本地的小號手回流,今天本地的小號手亦很難界定只甚麼風格。而Helen更認為,就算所學的是不同的風格,我們亦要變通,隨時可改變自己以配合他人。

另外,Helen更為我們示範了她的短號cornet。是法國名牌Antoine Courtois。但原來這把短號已經停產了,十分罕見尼!

其實我跟Helen已經相識很多年。但完來跟她傾談後才知道更多有關她的事情及睇法。這次訪問的收穫實在很豐富!多謝Helen!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