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號人 ― 文曦

今天很榮幸,我們的專訪請來文曦先生 — 文sir跟我們分享他與小號的故事。
歡迎文sir!

文sir自少學習小號,中學畢業後到香港演藝學院進修,其後再到美國波士頓繼續攻讀小號碩士課程。畢業回港後,加入香港小交響樂團。初時以特約形式加盟,現在已經是樂團的駐團團員了。至今,文sir已經踏入與小交合作的第四個年頭。

文sir,請問你覺得你與小號是甚麼關係呢?

原來文sir自小二便開始學習小號。每天都練習,使他習慣了好像是鍛練他自己身體的一部份一般!小號就自然成為了他的肢體或器官,已經融為一體了。

又,文sir你認為吹奏同類樂器的人,都會有一些共同的性格嗎?如是,你又覺得吹小號的人有甚麼特性呢?

非常有趣!文sir認為,小號在樂團的角色十分重要,而且有很多時候主音都會由小號擔任,再加上小號是很大聲的樂器,本身作為小號手便先要有自信丶有膽量!再者,樂團的要求更會把樂手潛而默化,把小號手訓練成更加「勇敢」(甚至自我!)由此,很多時小號手在樂團會成為滋事份子、多嘴鬼!文sir更告訴我們:有些指揮初到樂團時,甚至會先向小號手埋手,對他們特別嚴格(甚至苛刻!),以便遏止他們的影響,從而增加指揮對樂團的控制性!

有那些小號手你是特別喜愛、及為甚麼呢?

文sir先數了幾位國際知名的小號手,包括:Sergei Nakariakov丶Wynton Marsalis、Håkan Hardenberger。當中他最喜歡 Nakariakov。無論音樂感(musical sense)丶發音(articulations)、音域(range)丶技巧(technique)….等都是最高的水平。文sir特別一提SN的「音色的投射」(tone projection):SN 跟其他小號手吹奏小號的姿勢有所不同 — 他吹奏時小號的號口(Bell)是向下的。但他豐富的音色投射,不單止除了每個方向及角度都可以清晰地聽到他的聲音,而且還帶著豐滿的音色丶乾淨通透的發音,十分奇妙。

試分享一下文sir你對演奏不同樂曲丶不同風格丶及種類的音樂時,你會注意的事項、考慮的因素等等。

這個問題很廣範。文sir就以他現在主要在管絃樂團中吹奏作比較,跟他以前在管樂團或吹奏獨奏樂曲時,確有很大分別。例如,吹獨奏時,可以比較寛鬆地展示個人的喜好、音色、風格、樂句劃分等;但當坐在樂團當中,便不能那麼自由,樂手要更留意其他團員的聲音、音準、樂句劃分、音量等,更加不能夠獨行獨斷,要更加仔細地盡量去與其他團員配合。

可是這會令你覺得少了一份「個人」的音樂感嗎?

不會。因為這是整個團隊一起制做出來的音樂,當樂手已經溶入樂團,成為樂團的一部份,已經再沒有個別之分。但同時,每一個團員的變化,同時亦是整個樂團的變化。這時這種樂團的合作性會比個人的音樂感展示帶來更高的成功感。

但是,很多時吹奏樂隊中都有獨奏的部份;又或當你吹奏獨奏樂曲時,於個人的演繹手法上及作曲家指明他原來所想之上,你怎樣去作出平衡?

當處理獨奏樂曲時,會視乎這是那個年代的作品,例如巴洛克時代、古典時代的音樂,會盡量依照當時的風格、音色去演繹,務求表演可跟那個時代的音樂風格吻合;如果是後世一點的音樂如浪漫時期以至二十世紀、爵士或商業類的音樂,文sir會偏向採用多些個人的演繹法。
而如果是樂團的獨奏段落,因為指揮當時已經是決定了樂曲的演繹方式,所以第一次排練時文sir會原原本本地把樂譜的表示直接吹出,盡管減少個人的風格與喜好。得到指揮的滿意後才會慢慢加入自己的個人口味,最後達至指揮可接受的範圍內最接近自己的個人風格。(我覺得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做法!)

曾經有位老師講過,每位小號手都有一個調子,一個自己最熟悉、最有信心的調子:可能是由而細吹到大、第一首學習的協奏曲、自己創作的旋律、或一個有自己故事的調子。文sir你有沒有呢?可否跟大家分享一下?

文sir便為大家示範了此曲。
原來早在文sir中三時已經吹奏此曲,參加校際音樂節的協奏曲組。文sir甚至形容此曲是“陪伴他一起成長”呢!

文sir你現為一個專業小號手。你覺得現今社會要成為一個樂手最困難的是甚麼呢?

文sir認為,在香港如果想成為一個音樂家,需要有幾點:
1) 家人的支持。在香港「職業樂手」這個身份比較特殊,未必很多人會理解。甚至乎有不少人會覺得演奏音樂不可能成為一份職業,加上樂手很多時排練及表演的時間都會跟其他「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時間不同,所以,若果家人不理解或支持,很容易會產生誤解。
2) 堅持。社會會給你很多壓力。壓力來自生活,包括有金錢、時間、競爭等等。如果你不夠堅持,很快你便會放棄、或扭曲了你原來喜愛的東西。
3) 空間。香港寸金尺土,沒有足夠的空間去讓你去練習、去發揮,會直接影響你對事物的堅持。
幸好,文sir在這幾方面可以取得適當的平衡,主要是他夠堅持,才得到家人的理解及支持、亦努力拓展練習及發展的空間,得以達成他的理想。

那麼,文sir你對年青一代的小號手,有甚麼意見送給他們呢?

文sir的這番話,又一次帶引我們再次深思回顧自己的初衷,又再鞏固我們作為小號手的信念,想信大家都能感受到他的感染力!多謝文sir的分享!

各位朋友,如有任何意見、問題,或分享,歡迎留言。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