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號人 — Helen Lee

今天,很高興能跟本地資深小號演奏家/導師Ms Helen Lee談談她對小號、音樂及教學上的睇法,原來當中有很多很有趣的事情呢!

今次的訪問,我預定了數條問題,從她的回答從中窺探她的想法。

“首先,Helen妳認為妳跟的小號是甚麼關係的呢?”

原來,Helen覺得她跟她的小號就如朋友的關係。自少就比較小說話,中學時期的Helen就只愛兩樣東西:音樂及運動。所以她很小便與她的小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而隨著年紀增長,Helen亦決定把小號作為她自己的職業,當中心裏亦有掙紮。但後來覺得,一個人學得到音樂丶掌握到一樣技能,就有如上天所賜的一份禮物,亦應該回饋丶教育一下代。想到此,她便更勇往直前了。如此,小號就更加不單只是她的朋友,更是她的「戰友」!而且是一個很剛烈的戰友!相反,Helen就認為她是個內儉的人,兩者剛好配合。

“可否談及一些妳很喜歡、很重要、或對妳影響很深遠的小號手?”

Helen 一想到的就是國際著名法國小號手Maurice Andre。他在小號界的影響實在不容置疑!Helen最喜歡的是Andre用小號能表現出很溫柔的樂段而事實上,我相信他的確影響過、啟發過無數的小號手……連我自己在內,也曾經好似Helen一樣,每晚也聽他的CD入睡呢!

“又,曾經有位老師說過,每個小號人都會有最少一個tune,一個很有自信、很喜愛、由細吹到大的tune。妳有嗎?是哪?為甚麼呢?”
原來是這……

原來,這個調,跟Helen手上這把小號有關!這亦是Helen最初學習雙吐(double tongue)時,她的老師用這個調子去試樂器,最後揀選了這把小號。及後老師亦教她這曲,成為她第一首吹雙吐的樂曲,使她印象非常深刻。同時,這樂曲亦是Helen老師初從北京來港,第一首公開表演的樂曲呢!

“此外,不同演奏者會對樂曲有不同的演繹,那當你面對一首樂曲時,你又怎樣對自己的個人情感及作曲家所指名的演繹作出平衡?”

Helen 會先從作曲家方向出發,遇到比較舒情的段落才會投放較多的個人情感。但何謂舒情的段落呢(尢其是現今的現代音樂)?這的確是很難界定的。(所以Helen選擇比較少吹奏這些現代作品 😆)

“現今的年青樂手,在學背習的路途上,通常遇到最困難的是甚麼?而又怎樣解決、處理呢?Helen,你又可給他們一點忠告?”

Helen 認為現今的學生比較被動,好比一向大家所指的「填鴨式教育」!所以,如果學生確實喜歡樂器的話,便要更主動及積極。現在的網路非常發達,只要有心,很多很多資訊都可以得到。(當然選擇時亦要小心過慮!)

最後,Helen還為我們講解一下她到英國唸書後所得的見解;更示範了她的cornet呢!

原來,香港以前比較多來自英國的小號手/老師,但好奇怪,很多本地的小號手多是所謂的「美國風格」的。當然,時至今天,資訊發達,加上很多本地的小號手回流,今天本地的小號手亦很難界定只甚麼風格。而Helen更認為,就算所學的是不同的風格,我們亦要變通,隨時可改變自己以配合他人。

另外,Helen更為我們示範了她的短號cornet。是法國名牌Antoine Courtois。但原來這把短號已經停產了,十分罕見尼!

其實我跟Helen已經相識很多年。但完來跟她傾談後才知道更多有關她的事情及睇法。這次訪問的收穫實在很豐富!多謝Helen!

[完]

保養維修篇

今天,很榮幸可一到本地著名小號家、導師、指揮及樂器維修師馮啟文老師的工作室,目睹他修理樂器的過程及跟他傾談一下。他為我們示範了為一支小號起凹位的功夫,及講解了一般銅管樂器的維修及所需注意的事項。

這把小號在第一制的出口及號口(bell)之間的“U”形位置撞凹了一下。

在清洗了之後馮老師拿出了專門為銅管在轉彎位起凹的工具:

這個工具原來就好像大大小小的鐵珠,由細到大,伸入樂器的管道內,逐次把凹處頂出,還原本來的位置。

去到尾聲時更要個別調教!真的不容易啊!

原來樂器受到小小損壞,卻會帶來很大的影響。在此,馮老師再次叮囑我們一定要勤保養我們的樂器,還要經常清洗保持清潔。

馮老師同時亦展示了一支法國號,兩年前亦由他經手處理過。可能樂器主人未有經常清洗,短短兩年很多污漬又再現,大大影響吹奏效果。

謝謝馮老師的示範及講解。

你,又清洗了你的樂器未呢?

教學工具篇

有很多時候,學生學習音樂,節奏感(Rhythmic sense)以及合奏的默契(Ensembleship)都會是比較弱的一項。所以,練習當中加入拍子機(Metronome)、調音器(Tuner)等輔助工具實是不二法門。但往往銅管演奏時音量比較大,一般拍子機的音量未必能夠應付。

拍子機及伴奏程式

以前我還在唸書時,會使用一款夾型的拍子機,直接夾在耳朵上,就算吹得再大聲也不怕聽不到拍子聲。


但是,教學生時又怎辨呢?

我在我的教室內設置了一台電腦,安裝外置的聲音連接器(Music Interface)及擴音機,當然電腦內亦安裝了音樂程式,便不愁學生聽不到拍子聲了。此外,這台電腦還可以提供合奏的練習呢!

電腦程式內已經包含了大部份樂器的大量伴奏樂譜,而且程式亦可調整伴奏的速度、音準甚至把樂曲移調;而伴奏期間亦可同時加入拍子機、主音旋律等輔助,相當方便。

音源由聲音連接器Music Interface直接輸出,同時加了少許廻音reverb 效果


仍然,有一些曲目是比較難找的(例如是考皇家試或校際音樂節的曲子),這便要自行輸入了!雖然比較花時間,但輸入了伴奏曲一樣可以隨時調整樂曲的速度及音準。程式內甚至可以調節及跟隨演奏者特意地時快時慢的演奏(例如rubato),但我一般會關掉此功能,以訓練學生的節奏感。

音源由聲音連接器Music Interface直接輸出,同時加了少許廻音reverb效果


調音器

現在一般的調音器已經是非常廉價及很容易便可買得到(甚至可從手機或平板電腦付費/免費下載)。當然上面所提及的伴奏程式亦有提供。但在這我想談談我在教室內用的這個平板電腦程式。

一般調音器只可同時調一個音頻。但我這個程式可最多同時調出四個,於是我便可以調和絃了!除非手動設置,一般調音機不會指定只調某一個單音; 而且樂曲進行時亦很難手動逐一設置。所以,尤其是練習合奏,可調多音調實在方便得多。


不知為何,這個程式的多音調音功能已被廢除。我很久之前下載了,固意不更新,才可把這個功能保存下來!


以上都是我在教學時會應用到的工具,希望令大家教學或學習會有幫助。同時歡迎大家留言討論。

Trumpet Warm Up

This is rather a big topic.

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個人覺得比較重要,所以嘗試加上中文解說。

I am just going to show how I warm up. Usually I do it with my students and it takes only 5-10 mins

在此,我只想講解一下我自己是怎樣熱身的。我通常會跟學生一起做,只要5-10分鐘。

It mainly consists of 3 exercises:

主要由三個練習組成。

#1.

 

It is a warm up exercise introduced by my teacher Prof. Edmund Cord from Indiana University. It is played with “high” vibrato in purpose, in order to reduce the pressure from the mouthpiece to the lips. The embouchure is basically very relax and the vibrato is mainly created by the right hand. And meanwhile it should be played in one breath, slur, and very smooth. Focus on the sound. It is also a good idea to play the same thing on mouthpiece once after. It can be transposed up or down if time permits.  Try to get the “ring” sound from the bell.

這個練習是我的老師 — 美國印第安納大學 Professor Edmund Cord教授的。特點是很多的震音!目的是令到吹奏時嘴型鬆弛。高度的震音完全是由右手制做的。吹奏時要一口氣完成,而句子要連結、流暢。號嘴跟嘴唇的壓力要減至最少。吹完一句之後可以用號嘴重複。要留意音色及需感覺到小號的共鳴感。如果時間許可,可移昇或降半度練習。

#2.

Intervals. Again it should be slurred and be very smooth. The last “F” is a “fake” note on trumpet. I try to play it as loud as possible and sound it the same as those “normal” notes. The last octaves is an indicator for showing the embouchure if it is too lose to get the low F, or have to tighten up to get the high F. The aim is to always keep the same embouchure for either high, mid and low register. Always keep the air flows

音程練習。主要亦是要連續及流暢。特別一提的是最尾的Low F音,不是小號的音域範圍內的音。但吹出來要注意音色要跟真實音域內的音一樣。最後的三個八度的連音,是嘴型壓力的指標:不應為了吹低音而過份鬆弛嘴型;及不要壓嘴或夾緊嘴唇上高音。經常留意要有流?的空氣流動。

#3.

(Double) Tonguing. I start with a descending Bb (concert Ab) major scale. It is played with “Ku” – “Tu” – “Ku” – “Tu” – “Ku” —- as syllable. And pay attention to the last whole note, full sound and focus. Usually I end up with an Arban double tongue exercise.

吐音(雙吐)練習。我由Bb (concert Ab) 向下開始。用 “Ku” – “Tu” – “Ku” – “Tu” – “Ku” — 發音。需要留意最後的4拍長音音色是否集中及飽滿。通常我亦會加插一段 Arban 的雙吐練習作總結。

There are some more exercises for warm up, eg, scales, slurs, fingers…. Lets share them next time. Share your thoughts, or your warm up exercises here in the comments below 🙂

其實除了這三個練習,很多時我還會加插其他如音階、連音丶手指等基礎練習。留待下次討論。

如果大家有任可意見,歡迎發表及硏究 🙂